監督任職三週年的默想

在范康仁蒙席被任命為主業團監督三週年之際(2020年1月23日),我們提供他在2019年10月27日所給的一個默想錄音和英文文稿,內容是關於:祈禱是我們生命的核心。

講道、文章和訪問
Opus Dei - 監督任職三週年的默想


錄音文稿

主業團在我們的手中,為了每天進行這場賽跑─不僅是一場不著急、不感到緊張的比賽,而且是一場不斷進步、把事情和我們的工作做得盡善盡美、努力的比賽,儘管我們經常無法辦到,但是每天都要努力達到「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cursum consummavi(參弟後4:7)。

要跑到終點,首先我們需要武器(我們非常了解這點,並嘗試活出來),我們擁有的偉大武器,那就是祈禱。是我們的父親(聖施禮華)告訴我們的。他寫給我們幾封「警鐘函」,在1973年6月的那封信中,再次提到:「祈禱:這是我們的力量,我們從未有過其他武器。」當我們父親寫這封信時,幾乎在他生命的盡頭(他去天堂的兩年前),當他說「我們從未有過其他武器」時,他可能一直在思考自己一生中所經歷過的艱苦戰鬥,並堅信祈禱是他的武器。因此,對我們來說,武器也是祈禱:「我們從未有過其他武器,」我們父親說,「我們再也沒有其他的了。」祈禱!

在今天的彌撒福音中,我們將讀到:「耶穌也向幾個自充為義人,而輕視他人的人,設了這個比喻:『有兩個人上聖殿去祈禱:一個是法利塞人,另一個是稅吏。那個法利塞人立著,心裡這樣祈禱:天主,我感謝你,因為我不像其他的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我每週兩次禁食,凡我所得的,都捐獻十分之一。』」

看來這是一個有效的祈禱:感謝天主,看到那個人不是小偷、不公義的人,或姦夫。並說:「我為此感謝祢,」意識到他自己每週禁食兩次,按時繳付他應付的費用……等等。「但那個稅吏卻遠遠地站著,連舉目望天都不敢,祇是捶著自己的胸膛說:『天主,可憐我這個罪人罷!』」我們很清楚我主的結論:「我告訴你們:這人下去,到他家裡,成了正義的,而那個人卻不然。因為凡高舉自己的,必被貶抑;凡貶抑自己的,必被高舉。」

祈禱是我們的武器,必須是謙卑的祈禱。一個謙卑的祈禱正是我們需要的,因為我們真正感受到自己對祈禱的需要。讓我們敞開心靈求助於祈禱,需要天主的一切幫助。我們的一切都需要祂的幫助,以賦予我們所有的工作超性的價值。

是的,我們應該感謝天主,為我們一生中的一切美好感謝祂,因為都是祂的禮物。但同時我們必須求祂的寬赦,也必須求祂的幫助。我想起歐華路(Don Alvaro)的祈禱:「謝謝祢,原諒我、更幫助我!」這一句話真正地囊括了我們祈禱的精髓。感謝天主賜予我們的許多美好事物,遠遠超過我們所知道或意識到的。並請求祂原諒我們和世上所有不幸的事件。並向祂求助,因為我們覺悟到自己需要祢的幫助,主啊!一切事情。這不但沒讓我們感到難過,反倒給我們安全感。因為我們既無能、也不願只靠自己的力量。我們依賴祢的力量,依賴祢的幫助。

祈禱是我們的武器,是我們的力量,因為我們從未有過其他的,未來也永遠不會有。因此,在今天和我們的生活裡,這應該是一件相當恆常的事。我們為達到目的,為實現每天的目的而付出的努力,也該是一場祈禱的比賽:在我們可以被允許的軟弱範圍內,以祈禱充實我們的一天,但始終要有這種渴望。Oportet semper orare et non deficere,「人應當時常祈禱,不要灰心」(路18:1)。

我們努力成為祈禱的靈魂,並且已經這樣做了很長久的時間。在這麼多年之後,我們有時意識到自己極需告訴我主,正如我們在《道路》中所看到的:「主,我不知道如何祈禱!」然後我們與宗徒一起祈求我主,Domine, doce nos orare!「主,請教給我們祈禱!」(路11:1)。因為我們需要學習做得更好。我們更需要成為真正的祈禱之靈。「主,請教給我們祈禱!」

我主像對福音中的宗徒一樣答覆說:「當你們祈禱時,說:『我們的天父。』」這是神聖的父子之情,因為祈禱是神聖父子之情必要的表達方式。這不僅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還讓我們意識到自己是:在基督內的天主子女,與天父的獨生子耶穌基督認同。祂是永恆的聖言─天父的祈禱。祂知道我們是孩子,是兒女,讓我們無論有話無語都向天主講:天父,阿爸,父啊!阿爸,父啊!Abba Pater! Abba Pater! 我們父親在極度艱難的時刻,情不自禁地時常呼喊:「阿爸,父啊!阿爸,阿爸……」父親,爸爸,充滿信賴的孝心。我們的祈禱就該那樣的充滿信任。身為年幼子女的信心,我們的一切都需要我們的天父。

所以我們的祈禱應該是信賴和單純的,也該是很真誠的。真誠地將自己的本來面貌擺在天主面前。祈禱經常是 ─ 應該也是 ─ 請願:因為我們需要。我主要我們求祂,不是因為祂需要知道我們的需求;祂比我們更清楚,但祂仍要我們求祂,因為祂知道這對我們有好處,因為它打開了我們的靈魂,以便更好地接受我們向祂所求的。「你們求,必要給你們」,求,你就必會得到。

Cursum consummavi,fidem servavi,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我已保持了信仰。我們也需要這種信仰,這樣一整天(直到最終),我們要能說我們「保持了信仰」,我們信賴祂而向祂要求一切,向祂求助。即使在最普通的事情上,也尋求祂的幫助。

當然,我們也需要善用方法,在尋求祂幫助的同時。我們的工作方式,我們的努力,我們將竭盡所能地推動事情的進展。即使我們提出要求,也應該向我主尋求幫助。因為有時我們向我主祈求,但是我們卻沒有盡己所能。

今天彌撒中第一篇的讀經,是舊約息辣書裡的話,向我們顯示天主如何聆聽了我們。我們要擁有天主聆聽我們祈禱的信念:「他樂於俯聽受壓迫者的祈禱。他決不輕視孤兒的哀求,和寡婦訴苦的嘆息。謙卑人的祈禱,穿雲而上。」(德35:15b-17、20-22a)。每個人的祈禱,無論他是誰。特別是那些需求最多的祈禱。主啊!我們在很多的事情上都需要祢的幫助:即使在我們認為自己可以輕鬆完成的事情上,我們也需要祢的幫助。

主啊!我們在所有的事上都需要祢的幫助,我們懷著赤子之心求祢,以年幼子女的信賴,相信祢可以成就萬事:Omnia possum in eo qui me confortat,「我賴加強我力量的那位,能應付一切」。因此,我們也必定有安全感去做似乎不可能的事,因為與祂同在,我們就能做到。我們的內心生活、聖德的奮鬥、在世上的使徒工作都更能向前邁進。我們在全世界實踐天主的事業(主業),因為是天主在實踐它,藉著我們的作為,特別重要的是藉著我們的祈禱。

祈禱有很多時刻都是可以使我們養成習慣性的默觀,在所有事物中都看到我主:在我們身邊、與我們在一起,並在我們裡面。祈禱也將增加我們默觀基督面孔的渴望:vultum tuum Domine requiram!「上主,我在尋求你的儀容!」我們父親經常祈禱:「上主,我在尋求你的儀容!」我們並不是因為想看到祂的面容而想死(當然,我們也渴望在生命的終結能見到祂),而是我們想看到祢,主啊!每天在我們中間看見祢的臨在,在別人身上看見祢,在我工作的情況中看見祢,我的休息,我的家庭生活中看見祢。看見祢與我們在一起;而且,尤其我們希望,上主,誠如我們父親所說的,明白祢「正注視著我們」。

這也是默觀─祈禱的生活:不僅看見我主,而且知道祂在看著我們。正如我們父親在他一篇講道中所說的:「知道天主整天都慈愛地注視著我們。」

主啊!我們真的是太渺小了,我們需要祢來幫助我們看到祢,並幫助我們看到祢這樣:不斷疼愛的凝視著我們。因而,我們將獲得神奇的力量,把一切轉化為祈禱,特別是我們的工作。我們父親在一封家書中寫道:「因此,我們的工作必須是神聖而有屬天的價值:不僅要做完最後的細節 ─ cursum consummavi,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每件事,每項工作,每一天 ─ 不僅只顧到最後的一個細節,而且以道德的正直、誠實、高尚和公義完成。然後,專業工作 ─ 我們所有的工作都是專業的 ─ 不僅是正派聖潔的,而且要轉化為祈禱。」(《信函》1948年10月15日,第26號)

幫助我們,上主,(我們求祢藉著我們父親的代禱,是他賜給我們這種精神、這種渴望),幫助我們實現這理想:在知道上主祢正在默觀我們的情況下,做我們的工作。這將幫助我們以更多的喜樂、更多的努力、更多的安全感來工作;當有困難時,以更多的犧牲,也以更多的喜悅來工作。所以,祢對我們的默觀,主啊!是疼愛的默觀。我們邊工作邊默觀著基督。

現在我們可以跟聖母講出自己的想法、祈禱。聖母會是怎樣默觀耶穌的啊!讓我們求她,知道自己很軟弱,但是讓我們尋求她的幫助,真正渴望在我們的生活中,使祈禱更充實,變成一個現實:成為祈禱的靈魂。在我們的生活中,擁有每日的忠誠,這使我們在每天結束時,忠誠的完成了一天的比賽,保持了信仰。結果,也很喜樂。一如我們父親所說的,忠誠就是幸福,fidelidad es felicidad。這就是我們一直看到父親的樣子:很高興,因為他忠信於上主,與我主合而為一,儘管他一生曾面對了無數的苦痛。

我們的母親,在結束祈禱前,請妳幫助我們更加成為祈禱的靈魂,當結束每一天時,能夠說:cursum consummavi,fidem servavi,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我已保持了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