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事就是爱(五):我们如何发现自己的圣召?

世上有多少男女,世上就有多少圣召的故事。本文提供了一些记号,能帮每个人确信自己来自天主的召唤。

Opus Dei - 伟大的事就是爱(五):我们如何发现自己的圣召?

太阳在犹大西下。尼苛德摩来到耶稣那里,寻求他内心不安的答案。他脸的轮廓被闪烁的油灯火焰照亮,与耶稣的对话为他打开了一个崭新又神秘的世界。纳匝肋人给他的回答令他感到困惑。耶稣向他保证:「风随意向那里吹,你听到风的响声,却不知道风从那里来,往那里去:凡由圣神而生的就是这样。」(若3:8)圣召,每一个圣召,都是一个谜,能发现它是圣神的恩赐。

箴言说:「令我称奇的事,共有三样,连我不明瞭的,共有四样:即鹰在天空飞翔的道,蛇在岩石爬行的道,船在海中航行的道,以及男女交合之道。」(箴30:18-19 )

更何况谁能在没有天主帮助的情况下,解读恩典在一个人灵魂中的运作,并发现生命的意义和命运?谁能在不受圣神恩赐的指引下,知道祂从哪儿来又去哪儿—在灵魂中的神圣呼吸,通常只有在渴望和不安,念头和希望中才能听到?这完全超越了我们。因此,要分辨我们个人的召唤,我们需要的第一件事就是谦卑:在无法言喻的天主前,跪下双膝,让我们对常令我们感到惊讶的圣神的行动敞开心怀。

因此,要发现我们自己的圣召,或帮助他人找到,就不可能「提供预製的配方,严格的方法或规则。」[1] 这就像尝试「将导轨放在圣神永远创新的行动上。」[2] 圣神随意向哪里吹。曾有人问过拉辛格枢机主教:「有多少条可以到达天主的路?」他以令人毫无防备的单纯回答说:「世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条路。」[3] 世上有多少圣召的历史故事,就如世上有多少男男女女一样。下面我们将尝试指出一些最常见的迹象,使人对自己的圣召抱有信念,帮助我们认识它们。

一颗不安的心

尼苛德摩感到内心的不安。他已经听过耶稣的讲道,并被他的话所感动。然而,祂的一些教义使他震撼。当然,目睹耶稣的奇蹟使他感到惊讶,但当耶稣将商人从祂称为「我父的殿宇」中驱逐出去时,祂的权威令他感到不安(参见若2:16)。谁敢用这种口气说话。在他的心里,他感到一份难以压抑、逐渐增长的希望。这位可能是默西亚吗?但是他仍然受到质疑和怀疑的侵袭。儘管他想找到问题的答案,但他无法让自己公开地跟随耶稣。所以他晚上去找他:「辣彼,我们知道你是由天主而来的师傅,因为天主若不同他在一起,谁也不能行你所行的这些神迹。」(若3:2)。他的心里充满不安。

福音中其他的一些人也遇到同样的情况,就像那个年轻人,有一天来到耶稣面前问祂:「师傅!我该行什麽『善』,为得永生?」(玛19:16)。他对自己的生活感到不满。他心里不平安。感觉到自己有能力做更多的事情。耶稣告诉他,他在寻找的是对的:「你还缺少一样……」(谷10:21)。我们还可以在这里回顾宗徒安德肋和若望,当耶稣看见他们跟随祂时,祂问到:「你们找什麽?」(若1:38)这些人都是「搜索者」。他们正在寻找各种奇妙的事件,能将他们的生活改变,成为有冒险性的。他们的心是开放的,并渴望更多,充满梦想和渴望。也尝到不安。

一个年轻人曾经问过圣施礼华,怎样才能感受到主业团的圣召。他回答说:「我的儿子,这不是个感觉的问题,儘管我们意识到天主在呼唤我们。你的心不安,不满足……。你对自己不开心!」[4] 通常,在寻找圣召的时候,一切始於这份内心的不安。

爱的临在

但是这种不安到底是什麽呢?从哪儿来的?当圣马尔谷在叙述走近我主的年轻人的情景时说:「耶稣定睛看他,就喜爱他,」(谷10:21)祂对我们也是一样。在我们的心灵中,以某种方式感受到特殊的爱的「临在」,并挑选了我们去执行一项独特的使命。天主使祂自己临在我们的心中,并寻求「相遇」,共融。然而这尚未实现,因此我们感到不安。

天主在灵魂中的这种爱的临在,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呈现出来:渴望与祂更亲密;渴望通过我自己的生活来满足天主对灵魂的渴望;天主在世上成立家庭教会的愿望;渴望看到我们的才能真正结出硕果;减轻世界各角落的灾难的梦想;意识到自己接受到多少礼物:「为什麽我得到这麽多,而别人得到这麽少?」

天主的召唤也可能透过显然是偶发的事件来揭露,这些事件令我们激动,并烙印在心上。圣施礼华在反思自己的生命时,说道:「我主没有顾到我而为我在做準备,利用表面上不伤大雅的东西使我的灵魂感到神圣的不安。因而,祂让我深切的了解爱,如此人性又如此神圣的爱,感动了圣女小德兰,当她在翻阅一本书时,突然看到一张救赎主带有钉孔的手的照片。诸如此类的事情也发生在我身上,这些事感动了我,使我开始每天领圣体、净化自己、办告解和做补赎。」[5]

有时也通过其他人,或是活出福音的一些方式,可发现这种充满爱的临在,在我们的灵魂上留下了持久的神圣烙印。儘管有时可能是不期而遇的人或事,改变我们的生活,但通常我们的召唤是通过我们到目前为止的生活方式,而塑成的。最尸,圣经中的字句也可能会刻在我们的心版上,留下一种终生难忘的爱的甘甜。这就发生在加尔各答圣德蕾莎姆姆的身上,例如:她听到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呼喊:「我渴」(若19:28);或圣方济沙勿略,他的生活因耶稣的问题而改变:「人纵然赚得了全世界,却赔上了自己的灵魂,为他有什麽益处?或者,人还能拿什麽作为自己灵魂的代价?」(玛16:26)

但是,也许这种内心不安的最大特点就是我们可以称之为「痛苦的呼籲」。正如圣保禄六世所说,天主的呼唤是「一种同时使人不安又平静的声音,一种温柔又专横的声音,一种烦人却又可爱的声音。」[6] 这个呼声既吸引又排斥我们;促使我们为天主圣爱而弃绝自己,同时以自由的风险恐吓我们。「我们拒绝对天主说『是』;我们想要,同时也不想要。」[7]

连接祈祷中的点

尼苛德摩因内心不安的躁动而去找耶稣。我主爱的身影已经进入他的心。他已经开始爱上祂,但是他需要和祂说话。在接下来的对话中,师傅为他开了新的视野:「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人除非由水和圣神而生,不能进天主的国。」(若3:5)。尼苛德摩无法理解我主的话,他简单的问了一句:这怎麽可能呢?(参若3:9)在这面对面的相遇中,他开始意识到:对耶稣而言,他是谁?而对他而言,耶稣应该是谁?

在分辨自己的圣召时,为使人内心的躁动得到其真正的意义,需要在与天主的对话中,在祈祷中「解读」它。「主啊,为什麽这事现在发生在我身上?你想告诉我什麽?为什麽我的心会有这些嚮往和憧憬?为什麽我对这样的事情如此不安,周围的人却没有受到影响?为什麽祢这麽爱我?我能够怎样善用祢给我的这些恩典?」只有以惯性的祈祷心态,我们才能在生活中的事件、认识的人中,甚至在我们性格、兴趣和能力的塑造过程中,正确地把握天主的关爱-祂的眷顾。在我们的人生道路上,彷彿天主一直在「画些点子」,只有到现在,在祈祷中点子才连结起来,形成一幅可识别的图画。

本笃十六世在这方面说:「圣召的秘诀在於与天主的关係,在祈祷中建立关係,正是在内心的寂静中、通过聆听的能力,聆听天主的亲密。在决定之前(即在决定当下和起步时),以及之后,如果人想要忠实并坚持不懈,这些都是真实的。」[8] 因此,对於那些试图要决定圣召的人,首要也是最重要的事,便是在祈祷中亲近耶稣,并学会用祂的眼睛来观看自己的生活。也许那个人会经历瞎子的遭遇,耶稣在瞎子的眼睛上塗了唾沫。最初,他的视线模糊不清,人看上去像在行走的树木,但是他让我主继续按手在他的眼上,他最终清楚地看到了一切。(参谷8:22-25)

「雷管/引爆管」

在与耶稣夜间相遇两年之后,发生了一件事,迫使尼苛德摩做出决定,并公开地表态自己为我主的门徒。比拉多在司祭长和法利赛人的催促下,将纳匝肋人耶稣钉在十字架上。阿黎玛特雅人若瑟获得许可将其遗体埋葬。圣若望说:「那以前夜间来见耶稣的尼苛德摩也来了。」(若19:39)我主的十字架,门徒的叛弃,以及阿黎玛特雅人若瑟的忠贞榜样,亲自挑战尼苛德摩,并迫使他做出决定:「其他人正这样做;那我要为耶稣做些什麽呢?」

雷管是一种小型敏感的爆炸装置,通常由保险丝或电火花引爆,因此引爆剂功能越强,主爆炸火药灵敏度越低。在寻求自己圣召的过程中,经常会有个事件,充当我们内心所有烦躁不安的「雷管」,给予明确的含义,并指出跟随它带有动力的路径。该事件可有许多不同的类型,并且其情绪的释放可大可小。但重要的是,就像内心的不安一样,它需要在祈祷中被「解读」和被诠释。

雷管能是灵魂中神圣的行动,也能是与超自然现实的意外相遇,就像发生在教宗方济各快十七岁那年的事。是在九月期间,他本来要与一些朋友见面,出去痛快的玩。但是他决定在他的堂区停一会。在那儿,他看到一位他不认识的神父,但是后者全神贯注的祈祷态度,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他决定去找那位神父办告解。「在那告解中,发生了一件异常的事情。我不知道那是什麽,但它改变了我的生活;我该说我是『猝不及防』……。是个惊喜,奇妙的相遇。我意识到有『人』在等待著我。从那时起,对我来说,是天主『主动出击』。我们寻找祂,其实是祂先寻找了我们。我们想找到祂,但我们却先被祂找著。」[9]

有时,雷管也会成为挚友的榜样:「我的朋友已委身自己给天主,我该怎麽办呢?」或者这可能是个机会,邀请你与朋友一块热情地走上一条特定的道路:「你来看一看罢!」斐理伯向纳塔乃耳说。(若1:46)或者甚至可能看似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对於一个心动不安的人来说,却意义深长。天主甚至利用很小的事来激动我们的灵魂。就像圣施礼华一样,透过一场大风雪,天主的大爱找上了他。

然而,此过程通常不是透过突然的「引爆」,而是透过祈祷,信德和爱德缓慢地成熟。一点一滴地,几乎没有意识到,靠天主的光,一个人就对自己的圣召有了精神上的肯定,并在恩宠的衝力下做出决定。圣亨利纽曼在回想自己皈依的过程时,谈及他对圣公会信仰真理日渐产生怀疑:「确认固然有道理,但怀疑却是进步;我还没有确定。确认是一种反射动作;要知道一个人的确知道。我相信我还没有确知,直到我快要进入天主教会时……谁能确定那是何时,见解的看法开始转向,那麽代表一种更大信念的可能性,成为反对它的正向怀疑?」[10] 决定自我奉献的逐渐成熟过程中,并没有突然的「震撼」,实际上,通常与外在标记的豔丽闪光所激发的过程比较,要可靠得多。外在标记很容易使我们眼花撩乱而形成混乱。

无论如何,当我们在生活中遇到这个「转捩点」时,我们不仅开始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道路,而且也打动我们的意志力去走这条路。正如圣施礼华所说:「如果你问我,如何洞察到神圣的召唤,如何意识到它,我会说这是一种新的生活观。就好像我们内心点燃了一道新的光亮,一种神奇的衝动。」[11] 呼唤是光亮与衝动。我们脑海里的光明,因著信仰而发光,「解读」我们的生活;心中的衝动,被天主之爱点燃,愿意遵循我主的邀请,虽然可能常常伴随著「痛苦的呼籲」,这常常显示著天主的关怀。因此,每个人不仅应祈求「光明照亮自己的道路,还应祈求力量使自己与天主的旨意结合为一。」[12]

灵修指导的帮助

尼苛德摩在见耶稣的前后,他是否寻求其他门徒的建议,我们不得而知。也许是阿黎玛特雅人若瑟鼓励他公开地跟随耶稣,不要惧怕其他的法利赛人。如果是这样,是他带领了尼苛德摩与耶稣有了决定性的相遇。这就是灵修上的陪伴或指导所涵盖的:能够依靠与我们同行的人的劝言;一个试著与天主和谐相处的人,很了解我们,也很爱我们。

的确,圣召永远是天主与我之间的事。没有人能看到我的圣召。没有人可以为我做决定。天主跟我讲话,邀请我,赐予我自由去回应,及恩宠去走这条路。不过,在这种分辨和决定的过程中,能够依靠专业的指导,能确保我拥有走这条路所必需的客观特质,以及确保我决定委身天主的意图是正直的。尤其,正如天主教教理所教导的,一位优秀的灵修指导可以成为一位祈祷的老师[13]:帮助我们在祈祷中,解读和诠释我们心灵所嚮往的,及生活中的事件。因此,可以帮助我们澄清自己的召唤。最后,也许那人有一天可以告诉我们,就像若望告诉伯多禄一样,他认出从岸上对他们说话的真人:「是主。」(若21:7)

无论如何,这种分辨在很大程度上是一条个人的路径,也是最终的决定。即使在「雷管」之后,天主自己还是让我们自由。因此,一旦采取了第一步,怀疑就很容易再次出现。天主永不停止的陪伴我们,但是祂与我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可以肯定的是祂已经做了一切,并持续地做下去。但是现在,祂希望我们以充分的自由,和爱的自由迈出最后一步。祂不要奴隶,而要孩子。因此,祂保持著谨慎的距离,不强迫我们的良心,我们几乎可以说祂是一位「旁观者」。祂注视著我们,耐心和谦卑地等待我们的决定。

「看,你将怀孕生子,」(路1:31)。在总领天使圣加俾额尔报喜之后,接著霎那间的沉默,似乎整个宇宙都屏住了呼吸。神圣的讯息已经传达了。多年以来,天主的声音一直在圣母的心中轻声细语。但是现在,天主是沉默的。祂在等待。一切都取决於纳匝肋那个年轻女孩自由的反应。玛利亚说:「看!上主的婢女,愿照你的话成就於我罢!」(路1:38)。很多年之后,在十字架脚下,玛利亚从尼苛德摩手中取得她亲生子的遗体。这位新进的门徒在如此巨大的悲痛中,看到耶稣的母亲再次满怀爱意地接受了天主的途径:「愿照你的话成就於我。」一个人怎能不为如是的大爱奉献一切呢?


[1]圣施礼华《家书》1945年5月6日,42

[2]同上

[3]若瑟拉辛格《地上的盐》,Ignatius Press, 1997, p. 34

[4]圣施礼华,家庭聚会笔记,Cronica,1974年,第一卷,529页

[5]圣施礼华,默想,1964年2月14日。引用Andres Vasquez de Prada《主业团创办人》第一卷,67页

[6] 圣保禄六世,讲道,1968年10月14日

[7] 圣施礼华,家庭聚会笔记,Cronica,1972年,460页

[8] 本笃十六世,与年轻人聚会,Cathedral of Sulmona,2010年7月4日

[9] S. Rubin and F. Ambrogetti《耶稣会士:与枢机主教乔治伯格里奥的对话》SJ(布宜诺斯艾利斯:Vergara, 2010年)45页

[10] 圣若望亨利纽曼《Apologia Pro Vita Sua》,Macmillan,1931年,233页

[11] 圣施礼华《家书》,1932年1月9日

[12] 范康仁,「看见的光,渴望的力量」。搜寻opusdei.org

[13] 参天主教教理,269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