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之声 (五):埋葬亡者

我的儿女和朋友们:认识死亡就和认识生命一样重要,而且在这两者中我们都可以得到帮助。

Opus Dei - 监督之声 (五):埋葬亡者


最後一个形哀矜是埋葬亡者。我们再次将目光转向在福音中与我们对话的基督。在祂受难的过程中,人类的残暴拒绝给与吾主任何一丝怜悯,我们看到祂被俘虏、忍受口渴、病痛、赤身露体并被祂的人民所拒绝。

然而,基督才刚在十字架上死亡,我们在祂的肉躯上就已目睹了慈悲的姿态,这慈悲是天主散播在人心的种子。好些虔敬的双手将吾主从苦架卸下,交给祂的母亲,然後为他穿上乾净的裹屍布,埋葬在新的坟墓里。

我时常默想这段福音,我确信那双配得取下基督遗体的双臂必然属於祂的母亲,因为她的一生是如此洁净,对她的儿子和其他所有的人都是如此慷慨大方。默想这场景,我们心中必定燃起一道希望的光辉,儘管我们了解人类不懂得在救主降生时迎接祂,祂在世之时又虐待了祂,但我们至少给了祂一个体面的安葬。

圣施礼华这样描写这一个景象:「尼苛德摩以及阿黎马特雅人若瑟都是基督的私淑弟子,藉著他们的显贵地位,为耶稣代辩。在这无人顾闻,完全被人背弃和轻蔑的时刻,他们audacter,大胆地(谷十五43)出面为祂作證,何等英勇的气概!」

主业团的创办人用以下的话语继续他的祈祷:「我也要偕同他们一起走到十字架下。我要以爱的火焰,伸出双臂,紧抱著那冷冰冰的身躯,基督的遗体。我要用我的补过善工和克己,取出祂手足的铁钉,我要用我的纯洁生活的新殓布包裹祂的遗体,并要把祂埋葬在我活生生的心胸里,那里无人能使我们分离,主!祢休息吧!当举世的人遗弃祢、轻视祢时......,主,serviam!我会服侍祢。」正如他向我们建议的,圣施礼华每天都活出福音中的场景,将自己想像成其中的一个角色。

基督的诞生是为了藉死亡而拯救我们。这画面应该感动我们的心灵,因为死亡是我们生命的一部份,它帮助我们赋予意义在此尘世所度过的时光。「在希望内得救」这篇通谕中,我们看到只有耶稣基督「指示给我们死亡以後的道路;而只有能够这样做的人,才是真正生命的老师…真正的牧人必定认识这条经过死亡幽谷的道路」。

我的儿女和朋友们:认识死亡就和认识生命一样重要,而且在这两者中我们都可以得到帮助。每位基督徒—无论是他自己或其他人—都得面临这个时刻,带著希望和安宁。有时候,在病人或非常虚弱者面前,我们可能会有诱惑,不去谈及关於死亡的话题。然而,让我们不断地认清,几句帮助和安慰的话语,能够给与灵魂一些抚慰。

为病人的傅油圣事并非一定得成爲痛苦和沮丧之原因:在这个时刻,对於一位可能正面临未知的病人-带著可理解的焦躁不安-天主的恩典正支持著他的灵魂。我们让天主来采取行动。一次又一次,我们司铎们见證了在赋予此圣事时,天主的慈悲是如何减轻临终者的痛苦。在这些场合中,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和病人一起祈祷,自然地与他们谈论天堂,以我们的信德支持他们,提醒他们,他们并不孤单,因爲天主的爱在永生等待著他们。

1932年的一天,圣施礼华在马德里总医院陪伴一位临终者。这位弟兄,面对著即将到来的死亡,想起他生命中所有的过错;他对天主的侵犯使他的灵魂焦躁不安。主业团的创办人在几年後回忆起这个场景:「在我还来不及阻止他以前,他大声地对我说:『我无法用我污秽的嘴亲吻吾主!』我对他说:『但聼著,很快你将在天堂拥抱祂,给祂一个很大的亲吻。』」这弟兄安祥地过世,由这位圣人司铎的信德所支持著,在最後考验的时刻陪伴在他身旁。

埋葬死者这项工作,充满著机会能够增强仍在世生活者的信德。经历近人过世者,将会很感激由我们的祈祷和宁静所带给他们的陪伴:如果我们得说几句哀悼之语,我们可以试著给予超性的话语,好使我们的信德可以成爲需要者的安慰。

同样也非常符合基督徒举动的,是实际照顾亡者安息之处,例如清理他们的墓园,以及摆置一些花朵。这不只是为了追思他们以及为他们的灵魂祈祷,此些对亡者的关照也同样显示了我们对於肉身的敬重。我们深信肉身的复活,并且,我们认识的亡者他们的遗体所在之处也提醒我们,他们将再度回到生命。

任何在坟幕前祈祷过的人都晓得爱并不止息,而仍然活著。信徳让我们确定,天主的慈悲能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通过死亡的屏障。这慈悲的力量是多麽强大,以致於,感谢耶稣基督的复活,我们的爱能够伸展至生命的界线外。

让我们自然地转向玛利亚,被钉十字架者的母亲。当人们将耶稣从十字架上卸下时,祂在玛利亚的膝上安息。她仍然细心照顾祂,甚至在她心碎的时候。教宗方济各说:「没有人向玛利亚一样了解这个奥秘的深度:天主降生成人为了救赎我们。她生命中的一切,都体现了化为肉身之慈悲的临在。受难以及复活者的母亲进入了神圣慈悲的庇护所,因为她密切参与祂爱的奥秘。」正如圣父教宗邀请我们的,让我们在每日生活对生者和亡者的服务中,效法痛苦圣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