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课题:病人傅油圣事(一)

对一个基督徒来说,疾病和死亡,可以及理应成为一条自己成圣和与基督一起救赎普世的途径。这正是病人傅油圣事的目的。

天主教教理总纲
Opus Dei - 第二十四课题:病人傅油圣事(一)
  • 下载《第二十四课题:病人傅油圣事(一)》(pdf格式

1. 病人傅油是一件洁净和救赎人灵的圣事

病人傅油圣事的本质

马尔谷福音(谷6:13)间接地指出,病人傅油圣事是由耶稣基督亲自建立的,而且次雅各伯宗徒也向信徒推介这项圣事:「你们中间有患病的吗?他该请教会的长老们来;他们该为他祈祷,因主的名给他傅油:出於信德的祈祷,必救那病人,主必使他起来;并且如果他犯了罪,也必得蒙赦免。(雅5:14-15)」见於教会不同的训导文件中的、教会活生生传统就是,这个专为安慰病人、让他们从罪恶及其恶果中得到洁净而设的礼仪,是新约的七件圣事之一。[1]

痛苦、死亡和预备善终对基督徒的意义

《病人傅油礼仪》宗座宪令对於人类痛苦和死亡的意义的解释,一方面是从天主的救世计划中著手,而另一方面就是依靠那位「道成肉身」的基督亲身经历过的痛苦,换言之,是祂的苦难、死亡和复活奥蹟的救赎价值。[2] 正如《天主教教理》所指,「基督藉著十字架上的苦难和死亡,赋予痛苦新的意义:从此,痛苦可使我们肖似祂并结合於祂为救赎世人所受的苦难。」(天主教教理,1505)「基督邀请门徒背负自己的十字架跟随祂。(参阅玛10:38)门徒由於跟随基督,对疾病和病人有了新的看法。」(天主教教理,1506)

圣经多处说明疾病、死亡和罪恶之间的密切关係。[3] 不过,疾病不应被当成一个人因为犯了罪而应该得到的惩罚。(若9:3)。对於一个人为什麽无辜地受苦,我们只能以信德的亮光去理解,确信上主的美善和智慧,祂满怀爱心的安排,以及默想著衪那使全人类获得救赎的苦难、死亡和复活的奥蹟。[4]

主耶稣不但教导我们祂自己那为了救赎人类而受到的苦难的正面价值,同时祂也愿意治癒许多有病在身的人,以彰显祂那能使痛苦和疾病都屈服於祂的权能,和更重要的是祂赦免罪过的权柄。(参阅玛9:2-7)。衪在复活后派遣宗徒们:因我的名 … 按手在病人身上,可使人痊癒(谷16:17-18)(参阅《天主教教理》,1507)[5]

对一个基督徒来说,疾病和死亡,可以及理应成为一条自己成圣和与基督一起救赎普世的途径。病人傅油圣事帮助我们去以基督徒的角度,捱过自己遇上的人生中的各种痛苦。「为病人傅油,旧称终傅圣事,乃是为前赴天父之家的旅程,所作的亲切準备。」[6]

2. 病人傅油圣事的标记和如何施行

根据《病人傅油礼仪》宗座宪令,用於病人傅油圣事的物质应为橄榄油,或在急需时采用其他植物油。[7] 这油必须是由主教或一位已获授予该权力的司铎所祝圣过的。[8]

施行这件圣事的方法就是:司铎会在病人的额头和双手上傅油。[9] 如司铎以拉丁礼举行病人傅油圣事时,他会诵唸以下的圣事经文:「Per istam sanctam Unctionem et suam piisimam misericordiam adiuvet te Dominus gratia Spiritus Sancti. Amen. / Ut a peccatis liberatum te salvet atque propitius allevet. Amen. 藉此神圣傅油,愿无限仁慈的主,以圣神的恩宠助佑你,祂既赦免你的罪过,愿祂拯救你,使你重新振作起来。」[10]

《天主教教理》指出,「病人傅油圣事很适宜在感恩祭 ── 主逾越的纪念 ── 当中举行。在某些情况下,如果合适,举行这圣事庆典前,可先举行忏悔圣事,而在傅油礼后领受感恩(圣体)圣事。由於此圣事是基督逾越的圣事,它常应是尘世旅途中最后领受的圣事,即是『越过』此世到达永生之路途上的『行粮』(临终圣体)。」(《天主教教理》,1517)

3. 病人传油圣事的施行人

病人传油圣事的施行人必须是司铎或主教[11]。神长们都有责任去教导信徒此项圣事的裨益。信友们(尤其是病患者的家人和朋友们)应鼓励病人去邀请神父来,好让自己能够领受病人传油圣事。(参阅天主教教理,1516)

信友们应该紧记,今天的人倾向把病人和垂死者「隔离」。在医院里有很多病者,即使他们可能是身在一个深切治疗部,四周都有人,但是他们经常都是「孤独地」离世。每一个人(尤其是在医院和宁养院里工作的基督徒)都应该致力确保身患重病的人能够得到可以舒缓其肉身和灵魂的痛苦的任何援助。除了告解圣事和给他送临终圣体之外,病人传油圣事就是一个重要的援助。

4. 病人传油圣事的领受者

病人传油圣事的领受者,就是所有那些已经受洗、已经到了能够辨别是非的年龄、以及因患有严重疾病而有死亡危险、或因年老而身体愈来愈虚弱的人。[12] 但是,病人传油圣事不可以给已经死去的人施行。

为了能够有效地领受病人传油圣事,领受者最低限度必须怀有与天主和与教会修和的热望,和悔过己罪的意向,并在可行的情况下办告解。故此,教会建议病人在可行的情况下,应该事先办妥修和圣事,然后才领受传油圣事。[13]

领受传油圣事者最少必须在心底里拥有领受这件圣事的意向。[14] 换句话说,他必须怀有能够仰赖著超圣的助佑而获得的一个基督徒善终的渴望(也就是:他从来没有表达过与此相反的意愿)。

虽然病人傅油圣事可以给那些已经失去了知觉的人施行,但是仍然应该尽一切努力,趁领受者仍有知觉的时候领受它,好让他能够妥善地做好领受圣事恩宠的準备工夫。病人傅油圣事是不应该给那些犯了严重的、众所皆知的罪行、而仍然死不悔改的人领受的。(参阅《天主教法典》第1007条)

一个病人如果在领受了病人传油圣事之后获得康复,但是在康复之后又再患上另一个重病,他仍然能够再次领受这件圣事。再者,如果他在患上一种疾病时领了傅油,及后健康状况改善了,但是后来病情又再次恶化,他都可以再次领受它。(参阅《天主教法典》第1004条第2项)

最后,教会订明「在疑惑病人是否已能运用理智,或病况是否严重,或是否已死,得为之施行此圣事。」(《天主教法典》第1005条)

5. 病人传油圣事的必要性

虽然对一个人来说,要获得救赎,领受病人传油圣事并不是必须的,但是如果情况容许领受它的话,他就不应该刻意地忽视它,因为这样会显示出他有意拒绝接受这一种具有很大的救赎价值的助佑。此外,一个人如果拒绝让一个身患重病的人获得这个助佑,也可以是一个严重的罪行。

6. 病人传油圣事的效果

作为新约中的一件真实的、理所当然的圣事,病人传油圣事除了能够给信友们赋予圣化恩宠之外,也赐予独特的圣事恩宠。当一个人领受这件圣事时,他可以获得的独特圣事恩宠具有以下的效果:

—它让人更紧密地与基督的救赎苦难结合,给领受者自己和普世教会都带来益处(参阅《天主教教理》,1521,1522及1532)

—它带来平安与力量,让领受者能够克服重病或老年所导致的困难和痛苦(参阅《天主教教理》,1520及1532)

—它治癒罪恶所造成的创伤,赦免所有小罪;如果领受者有悔意,但不能办修和圣事的话,它也可以同时赦免大罪(参阅《天主教教理》,1520)

—如果天主愿意的话,它会让领受者获得痊癒(参阅翡冷翠大公会议: DZ 1325,及《天主教教理》,1520)

—它给领受者走上迈向永生的旅程做好準备。正如天主教教理所教导的:「这恩宠是圣神的恩赐;圣神重振病人对天主的信心和信德,并坚强他抵抗凶恶的诱惑、失望的诱惑和死亡的恐惧(参阅希2:15)。」(《天主教教理》,1520)

Ángel García Ibáñez

基本参考文献:

《天主教教理》,1499-1532

建议閲读文献:

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1984年2月11日《论得救恩的痛苦》宗座牧函

註脚:


[1] 参阅 DZ 216;1324-1325;1695-1696;1716-1717;及《天主教教理》,1511-1513

[2] 参阅《病人傅油礼仪》宗座宪令,引言,1-2

[3] 参阅申28:15;申28:21-22;申28:7;咏37(38):2-12;咏38(39):9-12;咏106(107):17;智2:24;罗5:12;及罗5:14-15

[4] 「基督不但让病人触摸祂,并亲自承担他们的苦痛:『祂承受我们的脆弱;担荷了我们的疾病』(玛8:17,参阅依53:4)… 基督在十字架上,背负了所有罪过的重担(参阅依53:4-5),并除去了『世罪』(若1:29),而疾病只是世罪的后果之一。」(《天主教教理》,1505)

[5] 痛苦本身并不能拯救或救赎人灵。只有与基督共融、以属神的信望爱三德接受的病苦才能洁净和救赎人灵。基督并不是透过痛苦来拯救我们,而是透过将痛苦转化成当作「灵性上的祭品」的祷告(罗12:1;伯前2:4-5),好让我们能够与基督的救赎牺牲结合,在每次举行弥撒圣祭时向上主呈奉这份祭品,使我们各人都能分享这份牺牲。

此外,我们应该紧记,「我们在天主的计划之内,热切地抵抗疾病和努力保持健康,从而继续履行我们在社会和教会里的责任,并同时经常準备补充基督那为救赎普世的受难所欠缺的,期盼着天主子女的光荣自由。(参阅哥1:24;罗8:19-21)」(《病人傅油礼仪》宗座宪令,引言,3)

[6] 圣施礼华,《基督刚经过》,80

[7] 《病人傅油礼仪》宗座宪令,第20项;梵二《礼仪宪章》,73;教宗圣保禄六世,1972年11月30日《病人傅油礼仪》宗座宪令;及《宗座公报》,65,(1973),8

[8] 《病人傅油礼仪》宗座宪令的引言第21㸃指出,根据天主教法典第999条,在急需的情况下,任何一位司铎都可以祝圣病人傅油圣事所用的圣油,但他必须在举行病人傅油圣事时祝圣圣油

[9] 上述文件的第23㸃也提到,在有需要时,在额头或身体其他一个可以触及的部位傅油便已足够

[10] 《病人傅油礼仪》宗座宪令,简介,25;参阅《天主教法典》第847条第1项;及《天主教教理》,1513。司祭在病人额头上傅油时,诵唸这经文的上半部,然后在病人双手上傅油时,诵唸经文的下半部。当司祭只能为病人身体的一个部位傅油时,就可以在傅抹这个部位时诵唸整段经文。

[11] 参阅《天主教法典》第1003条第1项。执事和平信徒都不能有效地施放病人傅油圣事。(教廷信理部《病人傅油圣事施行人通告》,“Notitiae" 41 (2005) 479)

[12] 参阅梵二《礼仪宪章》,73;《天主教法典》第1004-1007条;及《天主教教理》,1514。

因此,病人傅油圣事是不应该给那些只是「年老」的教友施行的(它不是一件为退休人士而设的圣事);它也不是一件只为垂死者而设的圣事。当一个病人需要接受外科手术时,如果导致手术的疾病本身会使他的生命陷於险境时,就可以给他施行病人傅油圣事。

[13] 参阅梵二《礼仪宪章》,74

[14] 《天主教法典》说明:「病人当神智清醒的时际,曾经至少含蓄地请求领此圣事,即可为之施行。」(《天主教法典》,1006)